百盈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百盈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5 09:49:0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该消息人士透露,在黄之锋、周庭和罗冠聪相继宣布退出“香港众志”后,“香港众志” 内部就乱了阵脚。在开会决定选出新的“领导层”之时,得知账户的资金已于6月29日被三人卷走,所剩无几,瞬间引发该“港独”组织成员怒火。消息人士表示,最终“香港众志” 因资金窘迫被迫解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香港文汇网报道,有内部消息人士称,一直以来,黄之锋和周庭两人用私人账户接受捐款,直接控制“港独”组织“香港众志”的资金。该名消息人士透露,“香港众志”账户有约2166万港元的资金,主要用于日常运作,以及成员参与暴力示威被捕后所面临打官司的律师费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△2月,印度海得拉巴,当地人在使用TikTok录制短视频 来源:《纽约时报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位数字研究员普拉泰克·瓦格称,该禁令的可行性仍然存疑。因为要求互联网服务提供商(ISP)阻止这些应用程序需要有人确定所有相关的主机名,这有可能导致“过度阻止,影响其他应用程序的正常使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△《印度时报》:数字技术专家表示,很难对中国应用执行禁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△印度电力产品生产和进口情况。 来源:印度电子电器制造商协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印度快报》此前报道称,对很多社交媒体平台上的印度创作者而言,禁用应用程序意味着他们将失去唯一的收入来源。此外,许多应用程序的公司都在印度设立了办公室、雇用了印度雇员,禁用这些应用程序可能会危及数千个工作岗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2岁的萨达姆·汗(Saddam Khan)是新德里火车站的一名搬运工,他也是一名TikTok上的内容创作者,拥有超过4万名粉丝。当他听说印度已禁用该应用时,他正在火车站上班,头上顶着顾客的两只公文包。萨达姆·汗说:“当时,我真想把包扔了然后哭一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手机应用在印度被禁 用户:“我真想哭一场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方:将采取必要措施 维护中国企业合法权益